• 他描画病态,而非描画病态美。

    以病态为美,往往沉浸之,玩弄之,久而久之,让人闻出腐味。

    以病态描画病态,病态更加触目,偶或警示人,但直接引起的生理恶感赶跑了绝大多数人。而描画者又如何得见天日?

    他描画病态,那病态的背后有疑惑、有抗争,所以他的描画还不那么令人生厌。是自省的态度救了他。

    但自救与救世,是否必经反映病态这条径?即便在一个病态现象丛生的社会中?

     

     

    Tag:思考
  • 2010-02-07

    启发性写作 - [态度]

    为具启发性的写作而公开。

    其它的都放进自己的抽屉里。

    Tag:写作
  • 2009-09-17

    客观与主观 - [态度]

    我们所谓的客观陈述,其实是一种集体性的主观经验。

    Tag:存在
  • 2009-05-12

    桎梏 - [态度]

    目前中国的纪录片,普遍停留在对人的行为和所处的环境的描绘。

    如何才能突破对客观事物的摹写,而进入事物的内在本质,揭示人的灵魂?

    Tag:纪录片
  • 2009-05-12

    他人于你 - [态度]

    你只想要死(美和真理与死亡无异)
    他人却要你活
    你活着仍然为了死
    而你死后仍活着

    你只想要活(活得光彩照人)
    却跌入他人的陷阱
    你的活
    只是延长了死

    Tag:存在
  • 2009-02-11

    表达的快感 - [态度]

    总被责问BLOG不更新,语塞。

    友说:表达是有快感的。

    我今天在表达时由于心跳过快导致呼吸不畅,虽然竭力克制,颤抖的声音完全泄露了我无法控制的紧张,这时的表达还有快感吗?显然不。我像打了败仗。

    另一种时刻,表达的确是有快感的。数次的放映会上回答观众提问时,我心跳正常,语音平静,有的时候的确很有表达的快感。

    关键在于表达的对象是谁。今天的表达面对的是“考官”和一群乌合之众。他们的陈词滥调沉闷不堪,我多么希望自己的见解像一道阳光啊,事实却适得其反,表达已然不是快感而成了折磨,因为不闭嘴就休想停止颤抖,连滚带爬地说了一些,心里直骂娘啊。是太在乎自己了呀。也是不自信吧?我对谈论别人的作品多少是不自信的,尤其是谈论它们的缺憾。

    而在自己的影片放映后与观众交流时,就不一样。作品已经被别人看到,被他人读解,是骡子是马已经拉出来溜过了。文如其人,你这个人站在这里,已经一览无余。有作品在先,令人更加坦然。自己的作品不觉已将自信埋在心里了。

    我还没有学会表达的技巧,还不能让自己的表达更清晰,更有力量,更幽默。

    掌握了表达的技巧的表达是有快感的。

    Tag:表达
  • 2008-02-03

    - [态度]

    泉说,为什么人一定是深渊?一个人也可以是一座高山!

    我说,没有错,这是看的角度和心情不同。

    Tag:生活
  • 2008-01-25

    - [态度]

     

   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深渊,你敢往下探吗?探下去你能承受吗???

     

  • 2007-12-10

    麻烦大了 - [态度]

    音乐纪录片的拍摄难度比较大。最好多机拍摄。一台机器要实现画面和声音的同时录制,到后期几乎没法剪辑。音乐有它旋律的延续性,不像语言更容易截断。而演唱者的口形或者演奏者的手势又必须与声音同步。单机拍摄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事先有所设计一个流畅的长镜头拍到底,要么让歌唱者或演奏者原模原样演几遍分别以不同角度景别拍。

    花儿的魅力恰恰在它的即兴演唱,并不相识的两个人,对起歌来像聊天似的,唱词很是精彩。我很想拍出这种浑然天成的状态,但是这种一遍过的情景,稍有不慎就拍砸了。更糟的是,有语言障碍。当地的方言很难懂,不光是语音上的,在语法上,临夏话有很多倒装句,还有些特别的虚词和当地特有的词汇,唱在歌里更是难懂了。我带着“聋子”的耳朵去拍音乐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现在可好,后期麻烦大了。

  • 2006714

    缺乏文学基奠对电影创作是一种局限。思辨令表达过于冷静,干巴巴的,而过多的思辨有时因缺乏感性的包容力,而变得有失偏颇。

    艺术创作首先需要赤子之心。

    艺术创作还必需丰富的艺术感受性,思辨能够为艺术创作作铺垫,若作品用思辨的方式完成,就会变得生涩而不可爱。

     

  • 2006614

    拍摄一个“导演意识”很强的对象时,导演的主控性很重要。就像面对一个进攻型的人,你不能一味地退让一样,你必须适时地迎上去,拿起镜头对准她,向她发问,去和她产生碰撞。撞开一个人心灵的大门需要具备被拒绝的勇气,甚至面对暂时的被误解的勇气。一旦对方敞开心扉,对彼此都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    直接迎对立场的冲突,比回避要好。我所要表达的立场需要冲突加以审视和反省,如果回避冲突,则浪费了检验自我的大好机会。

    最大的失误在于采访A中少了交流,我隐藏了自己的态度,倘若当时我以发问的方式表达我的态度,对某些问题的探讨会更加深入。

  • 2006415

    从开拍到剪辑完成,我都无法摆脱一种痛苦,我宁愿不拍纪录片,而只是用我自己的一段生命去体验她,但我又希望借此表达我自己。如果掌握了虚构的技巧,我就不需要承受道德的压力。我越来越能够理解基耶斯洛夫斯基的选择。

    我甚至觉得自己很无用,作为朋友我不能够给她带来快乐;作为创作者,我的表达又是那么束手束脚。我没有自己的语言。

  • 200641

    作生活的艺术家。

    人说每一句话都需要某种语境的衬托。比如上面这句话,他既可能是一种逃避自我的借口,也可能是抓住艺术真谛的智慧。

    杜尚可以说出那句话,是因为他也曾经为艺术而艺术,为掌握艺术的技巧耗费过精力与时光,并且在技巧上达到过人的高度。然而他放弃这一切,将注意力转向生活。很多年后他完全以全新的面目创造了一种反技巧的艺术形式。在去世之前,他再次颠覆自己,回到油画创作。杜尚的可贵之处在于,它能够及时地跳出既成事实,跳出名望带来的束缚。

    在资讯发达的现代社会里,一个人想冲破名望的束缚更加难了。资讯编织出一张密网,将每一个稍有建树的人都网罗其中,使人很容易落入他人的陷阱之中,再也看不见自己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627

    用一部电影的长度刻画一个人,怎么说都失之偏颇。一个人的复杂性是难以想象的,我的兴趣所在也正是我的片面性所在。人无完人,创作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更何况没有绝对的真理。如果观众从我的作品中能够引发对自身的思考,对自己提出问题,而不是仅仅评价片中人物的优劣,那我的目的就算达到了。

     

    我为什么拍这部纪录片?

    我希望寻找生命的意义。身边的朋友、亲人已经很久不谈意义的问题了,市场的到来仿佛彻底地消解了人们对意义的追问,但是他们为什么活得焦躁不安?为什么总是感到莫名的伤害?大家不把意义的问题拿到桌面上谈,并不意味着意义的问题就在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。相反,他们被意义的问题折磨,因为找不到答案而困惑。我想迎上去,看看他们如何被意义的问题折磨。

    在集体主义、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主导民众的精神时,人的意义在于作为螺丝钉去建造一座社会主义大厦——一座宏伟的理想大厦,人们在集体幻想中完成自我意义的实现。而市场的到来,不仅带来了经济,同时也带来了政治和文化。市场迫使人们失去了集体的保护,成为个人,使个人的欲望摆脱了集体的压抑而被空前的释放,人获得了空前的“自由”,同时也必须独自地面对自己的意义问题,没有人能够替你做答。而此刻他们开始彷徨、焦虑、甚至表现出癫狂。

   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
    最初决定要拍A,就是因为她说的一句话:“我三十三岁以前是个乖乖女,三十三岁以后开始反叛。”我对她的这种自我定义的反叛很感兴趣,我想知道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?她所反叛的到底是什么东西?

    影片中,A说离婚之前她在一个框子里面,离婚这件事把她从框子里甩出来了。这个比喻很形象,我想知道这个框子到底是什么?而她被甩出来之后是怎样开始新的生活的?我的整部影片都试图在找这两个问题的答案。

    在我看来,A恰恰是一个顺从的人,是一个缺乏叛逆精神的人。她自认为的叛逆是很表面的,她表面的强势难以掩盖她内心的虚弱。从最深层次来讲,她顺从于男权文化,顺从于意识形态的教化,被“他者”的社会潮流裹挟着而失去了自我。

  • 200623

    一部作品十分有限,我的功力不足之处,在于不能够用最简练的语言在最有限的时间内展现打动人心的故事(绝不仅仅是戏剧性的情节),给人以内心深处的触动。

    这一次的纪录历程是我自己生命中十分华美的对她人的一次体验,它令我对生命进行一次严肃的拷问与内省。一不小心,我借着摄影机的掩护深入了人心的深处,那里就像原始森林,既有天然的美景,也有猛兽与毒蛇。但是,只要抱有信念,不被险境吓倒,这森林通向生命的源头,穿越它,便获得一次开悟。摄影机是一种掩护,同时也是一把开山之斧,能够令你披荆斩棘走向密林深处。这样的探险会有痛苦,会有很难熬的时刻,而且一旦进入就没有退回来的可能,结局只有三种:迷失、陷落或穿越。我想,只有一样东西决定这场探险的结局,那就是真诚。这里没有技巧,只有人心。摄影机记录下的内容就是镜像,能映照出纪录者内心的天使与魔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