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12-19

    看纪录片《北野武谈北野武》及《荒木经惟》有感 - [读看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uyaping-logs/5278872.html

    作为一个艺术家,从其自身寻找创作的源泉是最有力量的。艺术是以个性的方式表达人类永恒的主题,艺术家找到了自己最极致的表达方式,往往能够创造出震撼人心的作品。

    日本的摄影家荒木经惟和导演北野武在这点上一样,他们都选择了自己最惧怕的东西作为艺术创作的载体。荒木经惟选择了性,北野武选择了暴力。而现实当中的荒木是一个羞涩的人,北野武是一个胆小的人。两人的艺术创作,却将现实生活中自己不能完成的东西,以极端夸张的形式在作品中实现了。并且由于他们的不懈探索,最终让性与暴力上升到了美学的高度,从而提醒人们去思考那些平时由于惧怕而回避的人性问题。

    二人所取得的的艺术成就则更加证明了,强烈的表达自己的冲动是艺术的源动力。其他一切艺术创作的要素都以这种原始的动力为基点,一旦失去了这个原始动力,艺术创作将变得苍白无力,终将走向死亡。

    学院派的艺术教育往往不是以个人表达的强烈冲动为基础,而是以某种能力、技艺作为选拔的条件。艺术一旦学院化了之后就呈现一潭死水。经过学院教育的未来的艺术家们在奇技淫巧的追逐中变成功利之徒,离艺术越来越远,离人心越来越远,而在自我陶醉和和相互怜惜的小圈子里寿终正寝。

    尊重个人的欲望就是一种真。我们盯着这个“真”看,看得自己尤其痛苦,我们需要向人诉说这种痛,于是我们借助一种形式将这种痛呈现出来。

    社会上充满了陈词滥调,阻止我们去认真观察和思考我们自己的痛苦。老人们自以为是地教导我们要改变自己从而适应社会,他们命令我们忽视自己。然而他们真的知道什么是社会吗?他们由于放弃自己而被社会抛弃,他们对社会充满了误解。他们的人生经验怎么能成为对我们的指导呢?

    专心致志可以摆脱痛苦。当我们专注于自身最原始的那种冲动时,我们想尽办法弄懂它、排遣它、进而创造它。于是世界在这个原始冲动的基点上展开,一层一层,向外扩展。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大,越来越丰富多彩。

    分享到:
    Tag:影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