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每次,买一把雨伞之后,就会淋雨。听起来很怪异的逻辑。事情是这样的:

    我一向不喜累赘,伞是累赘之一。北方不太受雨水青睐,雨偶然来过,没有久留的意思。未雨绸缪这样的谨慎,似乎在北方不大当紧。好些次,听了天气预报说有雨,带着伞,却滴雨未见。于是,伞成了我的累赘。我还是个爱冒险之人,虽然有时实属盲目。想来,淋点雨也无妨吧。另外又易忘事,总丢些手头的零碎儿,例如手套、眼镜、雨伞之类。久而久之,我没养成带伞的习惯,只要是出门没下雨,就想不起雨伞这回事。所以,每每归家之时遭逢雨水浇灌,近在咫尺的路程遥若天涯,便告诫自己,伞该备时须得备。但这告诫往往延续到买了雨伞拿回家放进柜子里就圆满完成任务了。到阴天有雨的日子出门,还是老习惯,心存侥幸。可能是对每次买伞之后的淋雨记忆尤其清晰,导致我开篇的怪异逻辑。

    拥有雨伞,与需要用伞时伞在手边,是两码事。我是拥有雨伞的人,但我照样经常被雨淋。

    人生的某些“累赘”,是需要带在身边的。“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。”

    • 一把新伞